女孩儿你没必要挡着脸

她每次到我店里,都在我的钱树下停留很长时间,然后买一瓶能量饮料,交钱走人不说话。
有一次我问她,你如果喜欢钱树,我可以给你分个枝,她笑着点点头,在她的字典里好象就没有谢字。

他年轻时据说是个非凡人物,只身一人从北欧来到北美,白手起家,现在是几个大Building的业主,人已经老了,可儿子不听话,开始他的这个Building交给他的大儿子管理,他大儿子管理说要修缮这个Building,可是拿着钱为自己另外买了栋豪宅,后来又让他小儿子管理,他的小儿子做事不私做主张,可是不象他大儿子那么勤奋,物业一直管不好,他自己又染上了恶习,找女人,从来不领回家,每次都领到这个大Building的办公室来,几乎是一周换一个。

喜欢钱树的女孩是他的第几个我不清楚,我也不清楚这个女孩儿特殊在哪里,总是,从他找了这个女孩儿后,没有再换,他是我的房东。

听说房东还有一个毛病,总是喜欢怀旧,跟他约谈房子的租约时,他总是不能准时,而且谈着谈着,他就开始讲他年轻的事了,如果你不打断他,谈到没有时间了还没有讲到正题,可是如果你打断他的谈兴,他会很生气,租约还是谈不好,可是与我谈租约时,他却表现出了应有的冷静,把他的怀旧放到了以后,没事就到我的店里,我对他一直表现出了极大的耐心,我也听不懂他到底说了些什么,反正看到他眉飞色舞时就叫好,看到他表情沮丧时就叹息,谁知这却给他惯出了另一个毛病,他以为我是一个好好先生。

因为与人发生了车位冲突,他找到了我,告诉我这个Building的规距已变了,不再是谁的门前归谁,车位是所有的业主共用,我一听就明白了,有人背后搞了动作,我当时就火了,我问他,因为我来了才变的吗,那我走好了,我搬到别的地方去,他说,如果你搬店会损失很多很多钱,我说没办法,如果我留在这里我会损失更多,我说到做到。

可能他第一次看到我发火,居然一时不知所措,过了一会儿,他领着那个女孩儿又回到了我的店里,他说刚才好象有些误会,我说的英语他听不懂,这次慢慢说,那个女孩儿对我说,你可以用汉语说,我帮你们翻译。

我用汉语对那个女孩儿说,我说的话,他都听懂了,这老家伙故意装糊涂,女孩儿把我的话翻译给他却是,他说你愚弄他,他不喜欢被人愚弄,那老家伙对女孩儿说,他并没有愚弄我,只是没听明白,女孩儿把他的话翻译给我却是,你就别跟他计较了,我忍不住对她说,你翻译的好啊,又忍不住说,你英语和法语都这么好,人又这么聪明,干这一行真太可惜了,她反问我,这一行就不是人干的吗,大家都是为了吃饭,我又问她,可你这一行能做多久,想过以后吗,她说想过了,赚够了钱就回家,她接着又把我们的对话翻译给那老家伙,意思却变成了,他说你们是伙伴关系,他赚钱你就赚钱,他不赚你也不赚,老家伙直点头,老家伙说规距不变了,跟我做好伙伴,那个女孩儿笑了笑,告诉我别忘了给她分个钱树的枝,然后就跟着老家伙一起走了。

几天后,老家伙又开车来了,在车里向我打招呼,问我有没有事,我从店里走出,发现车里就他一个人,我就好奇问他,这次你怎么没有领女朋友,我总是称他领的女人是他的女朋友,以示对他尊重,可他不明白,他告诉我不是女朋友,那些女孩儿都是为公司工作,他不找野鸡,他说为公司工作的女孩儿定期体检,没有病,他又说,在车里,你看看漂不漂亮,我往车里一看,有个女孩儿把车座很靠后,这才让我以为车里只他一个人,我往车里探头时,她马上挡着自己的脸,但我还能看出,仍然是一副亚洲人面孔,如果没猜错的话,仍然还是一个我的中国同胞,只是不象前面那个女孩儿那个大方,好象是个新入道的,为了不使她尴尬,我不再往车里面看了,跟房东道别回到了我的店里,他到底又开始换了,以前那个女孩儿,我估计她不会回来拿她的钱树了。

那个女孩儿,其实你没必要挡着你的脸,用你前面那个女孩儿的话说,大家都是为了吃饭,我出卖我的商品,你出卖你的尊严,我们并无实质区别,而且,我们都没有出卖自己的灵魂,另外,我们还有一个共同点,都有一个美好的愿望,赚够了钱,回家。

Écrire commentaire

Commentaires: 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