3年加拿大移民生活:和咖啡相似 总会品到香甜

加拿大家园  2010-07-02 12:15 来源: 星星生活 作者: crystal750

 

3年前刚移民到加拿大多伦多时﹐在街头看到那些手拿咖啡的上班族﹐心裡好是羡慕。尤其在市中心﹐那古典与现代风格交换的高楼大厦﹐街上穿梭着人们﹐与那咖啡的香混合在一起﹐构成了一幅充满动感的图画。而我的目标就是成为这图画的一份子﹐早日融入这裡的生活中去。

 

在国内干的是金融﹐来之前已经知道﹐要在加拿大的银行裡找份工作不容易﹐所以打算边打工边申请学校。一天﹐在一份中文报纸上看到一个招聘公司文员的广告﹐按着地址找去﹐老板娘是个中国人﹐会说国语﹐谈了几句就让我第二天来上班。

 

虽然工资不高﹐但想到只来了两星期就找到了工作﹐还是特别兴奋。第一天上班的路上﹐在地铁站裡也闻到了那浓浓的咖啡香味﹐虽然没舍得买上一杯﹐但也有一种说不出的温暖﹐觉得自己也成了穿梭于这咖啡香的一个上班族了。

 

这家公司经营餐巾纸之类的生活用品批发﹐我工作的内容就是收钱和打印出货单。公司生意很好﹐客户不断。每天都是从早上8点半干到5点半﹐星期六也不休息﹐每天只给15分鐘吃午饭。老板娘长得挺秀气﹐可是骂起人来可一点也不含煳。下班时﹐从一阵忙乱和骂声中走出公司大门﹐看到一片蓝天﹐长长地吁一口气﹐总想起一首歌叫《解放区的天》。于是﹐每天早上在地铁站的咖啡香裡给自己打打气﹐增加一点对付这忙乱和骂声信心﹐下班时﹐又在那咖啡香中找回些许轻松和安慰。

 

老公是搞电脑的﹐工作一样不好找。虽然来之前也有思想准备﹐但多少还有些侥幸心理﹐要是运气好﹐很快能找到工作也不一定。他半天在LINC班学英语﹐半天在网上发简歷。试了几个月﹐运气还是没有降临。 

 

存款一天天减少﹐他也急了﹐对我说﹐我还是打工去算了。我坚持说不行﹐咱们家有我一个打工就行了﹐你一定要坚持下去。要是英语不行﹐咱们就补英语;技术不行就补技术﹐要是读书对找工作有帮助﹐咱们就去读书吧。 

 

有一次他真急了﹐买来中文报纸申请LABOUR工。申请的是个洗车的职位﹐电话打过去﹐转到了留言信箱﹐想要留言时发现信箱都满了。这下他打消了打工的念头﹐专心下来考些计算机的证书﹐同时申请学校。

 

幸好我们租了间一室一厅的公寓﹐没有和别人同租﹐虽然贵些﹐但有自己的空间。虽然用的都是捡来或在跳蚤市场买来的旧家具﹐布置得也算温馨。窗外是一株樱花﹐还有一颗苹果树﹐时而还有跳舞的松鼠﹐多少给老公的枯燥生活带来些情趣。

加 拿 大 家 园 网

 

我的那份工作只坚持了一个月﹐以后又换了几份工作﹐直到在一家律师事务所当助理的时候﹐发现自己怀孕了﹐才安心地干了下来。到事务所上班也需要坐地铁﹐同样是在地铁站的咖啡香裡开始繁忙的一天﹐憧憬自己和老公的美好未来﹐憧憬着把父母接到加国来﹐共享天伦﹐真是幸福美妙啊!

 

律师事务所的老板很是能干﹐只僱了叁个人﹐但把每个人的工作都安排得团团转﹐效率很高﹐听说业务量比一些十几个人的事务所还要大。客户主要是中国人﹐很少说得上英语﹐但往来文件都是英文的。感到自己的读写能力明显在提高﹐难免有些小小的得意。

 

到了怀孕的后期﹐却惭惭感到吃不消了。业务忙起来﹐有时候两叁点鐘才吃上午饭﹐饿得手都发抖时﹐还要集中精力处理好手头的文件﹐因为文件呈交的时间是规定好的﹐老板已经把任务分配到每一个人﹐除了坚持着﹐没有别的办法。下班时﹐当我拖着疲惫的身躯﹐挺着大肚子在地铁站等车时﹐闻着那咖啡的香味﹐心裡却觉得很苦。

 

到孩子出生时﹐老公还是没找到工作﹐但他收到了几所大学的录取通知书﹐而且都给了全额奖学金。

 

我们决定让老公去上学﹐而我带着儿子回国住上一阵。于是﹐老公搬到了小镇伦敦﹐就读于西安大略大学﹐我和儿子踏上了回国的飞机。就在回家的公路上﹐我们的车出了事故﹐摔下了很高的山谷﹐我顿时失去了知觉。

 

几天后醒来﹐已是在医院的床上﹐得知自己全身上下摔断了几根骨头﹐还伤了肺部。所幸的是儿子只受了些皮外伤。在医院养伤的两个多月﹐我的脑裡每天都在想很多东西。父母无微不至的照顾﹐让我感到久违的亲情﹐儿子的笑脸﹐带给我的是为人母的喜悦。

 

但不知为何﹐让我想的最多的还是加拿大。在加拿大时﹐我作梦都想的﹐不是回到自己的家吗?现在已经在家裡了﹐为什么我那么想再去加拿大?在治疗的剧痛中﹐脑子裡时常闪现的是我们公寓窗前那棵樱花﹐那片草地﹐老公在书桌前学习的身影﹐和我一起打工的同事们﹐还有那繁忙的充满咖啡香味的地铁站……,难道这两年裡﹐我已经把那裡当成了自己的家?我无法回答自己﹐我只想回去。

 

叁个月后﹐我和儿子也来到了伦敦。

 

在这个安静美丽的小城裡﹐我们这一家叁口过着完全“不劳而获”的生活﹐老公拿奖学金﹐我拿EI﹐儿子则有牛奶金。我们买了一辆旧车﹐老公看书累了﹐就一家叁口到伦敦的西部兜风。

 

伦敦不愧有“森林之城”的美称﹐那裡的树很多很茂盛﹐一座座小屋掩映在树丛中﹐象个童话世界。风吹过来﹐好象把一切都带走了﹐留下的只是内心的安宁。

 

我们住的是学校的宿舍﹐专为有孩子的学生准备的﹐条件很好﹐价格却很便宜。屋前也是一颗樱花﹐暗红色的。天气好的时候﹐我就把儿子放在推车上﹐走过这条洒满花瓣的路到附近的商场闲逛。 

 

那商场也是充满着咖啡味的。喝咖啡的大多是些老人。我喜欢闻着那咖啡的味道﹐看他们友善的笑脸。当然﹐生活也不是无懮无虑的。一年的硕士课程很快﹐老公还是要面临就业的压力。产假过后﹐我是继续工作还是上学﹐又要重新面临选择。我们忍痛把孩子送回了国内﹐由父母带着﹐又开始了新一轮的找工生涯。 

 

就在老公快毕业的那个学期﹐通过朋友的介绍﹐他在多伦多找到了计算机方面的工作。梦想中的工作来了﹐他却没有特别的兴奋。我理解他的感觉﹐是那种努力终于得到回报的感觉﹐一切都显得那么顺其自然。 

 

在他的鼓励下﹐我半天学英语﹐半天发简歷和练习面试技巧﹐居然在两个星期后找到了一份银行工作。于是我取消了读书的打算﹐一心在银行开始自己的事业﹐白天上班﹐晚上自学金融课程。同时﹐忙碌的生活也多少减轻了思念儿子的痛苦。

半年后﹐我们把父母和儿子都接了过来﹐还买了房子。虽然只是一间小小的镇屋﹐可那粉红色的外墙和屋顶的造型﹐跟我很久以来向往的梦中家园一模一样。

在上班的午休时间﹐我也会偶尔到旁边的咖啡馆裡买上一杯咖啡﹐找一个靠窗的位置﹐在午后的阳光下细细品尝。叁年多的移民生活其实就象这咖啡一样﹐第一口是苦的﹐再品下去﹐总会品出它的甜﹐它的香。

Écrire commentaire

Commentaires: 0